中共海外组织——美共中央中国局

2016-09-01 00:00  来源:《党史博览》  作者:何立波  共有评论

    1927年3月,施等旅美中国留学生在旧金山创建了隶属于美共中央委员会的美共中央中国局。这是在美洲成立的第一个中国人的共产党组织,是中共在美国发展党员的总部。与公开活动的美共不同,中国局的活动完全是秘密的。
    (一)
    美共中央中国局,是施等留美清华学生建立起来的。
    1920年,施、徐永?、冀朝鼎等
    清华学生成立了唯真学会,施任会长。1923年,施、徐永?、冀朝鼎、罗宗棠、章友江、梅汝趝、胡敦元,以及女师大附中罗静宜(罗宗棠之妹)八人,在唯真学会内部成立了秘密核心组织“超桃”(取“超越”三国刘备、关羽、张飞“桃园结义”之意)。“超桃”不是一般的互助或切磋性质的学生团体,而是以政治救国为共同理想的政治组织雏形。“超桃”在清华各类学生活动中发挥着核心作用,施的组织领导才能也得到了广泛的赞赏。1923年秋,施被选为清华学生会会长。
    1924年秋,施和冀朝鼎到达美国,进入斯坦福大学学习。1925年秋,“超桃”的全体成员都到了美国。1925年9月,由施主持,在旧金山召开了“超桃”在国外的第一次会议。同年冬,中国留学生在芝加哥举行大会。会后,“超桃”成员开展了从中国革命实际看“是国民党好,还是共产党好”的讨论。他们各抒己见,热烈争论,得出了一个共同的认识:“还是共产党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施所领导的“超桃”的活动引起了美国共产党的注意,美共派人参加施组织召开的会议。施、徐永?、冀朝鼎等人逐渐意识到,不触及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黑暗统治,就救不了中国。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施等联络在美的唯真学会成员,积极向华侨和美国人民进行反帝爱国宣传,在活动中接近了美国共产党。1926年5月至6月,施结识了美国共产党旧金山区委书记莱文。莱文介绍他们参加美共领导的反帝大同盟。同年七八月,为团结在旧金山的国民党左派,在广大华侨中广泛开展工作,经美共同意,施、徐永?、冀朝鼎加入了国民党旧金山支部。施等人旗帜鲜明地与国民党右派进行斗争,并取得了国民党旧金山支部的领导权。1926年秋,施等成立了中山学会,以研究、宣传和捍卫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和三大政策,联合国民党左派,与国民党右派组织孙文学会做斗争为宗旨,得到广大旅美华人和中国留学生的广泛支持。
    1927年2月,施加入了美国共产党。1927年3月,北伐战争虽然还在进行,但蒋介石已经与帝国主义相勾结,准备绞杀革命。在这个敏感的时候,施在国民党旧金山支部提出声讨蒋介石的罪行,并请示美共中央同意,从8月至10月,以个人名义先后发表了“十大宣言”,驳斥国民党右派散布的种种谎言,捍卫了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和三大政策。1927年三四月间,徐永?、冀朝鼎、罗静宜等先后加入美国共产党。1927年3月,在美共的指导下,施、徐永?、冀朝鼎等在旧金山创建了隶属于美共中央委员会的中国局,施任书记,徐永?、冀朝鼎、罗静宜等为委员。这是在美洲成立的第一个由中国人组成的共产党组织。在美共领导下,施等人于1927年成立了“美洲华侨和中国工农革命大同盟”(又译“华侨工农反帝大同盟”),目标是“发动华侨工农分子支持共产党,反对国民党,声援国内反帝爱国运动”。
    施担任美共中央中国局书记后,大力发展党员,在党员较多的旧金山、费城、纽约、芝加哥等地设有分局。1929年初,中国局的党员已从10余人增至33人。到1930年,中国局有党员50人。
    美共中央中国局成立后,在组织美国华侨、发展党员、资助中共、支援中国国内革命和建设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美20多年里,中国局工作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工作是促进中共领导的国内工农革命,声讨国民党。包括向国内输送干部,搞宣传和募捐,组织反对美国政府支持中国反动势力的活动,向国内党组织邮寄援款,通过美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与中共联系,和美洲其他国家共产党及华侨党员保持联系等。第二阶段主要工作是推动和指导华侨劳工运动。1933年前后,中国局纠正了此前“左”的倾向,通过发动华侨建立自己的团体,如国际劳动保障会、失业者全国协会、保卫非土生者协会及其各地分会,特别是纽约唐人街的洗衣馆联合会(简称“衣联会”)、餐馆联合会等,维护华侨权益,扩大左翼运动影响。第三阶段主要工作是支援国际反法西斯阵线和国内抗战。包括发动对日禁运,为抗战募捐、宣传等。1940年美国限制共产党活动后,未入美籍的中国党员被迫退党。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美两国结盟。其间,中国局利用《华侨日报》、太平洋学会等平台,宣传抗日,影响美国舆论和政府对华政策。第四阶段主要工作是支援国内解放战争和新中国建设。1945年,徐永?等建立了“中共在美工作领导小组”,和国内保持密切联系,继续宣传中国革命。中国局的工作重点转为动员、组织中国旅美学子回国参加建设。
    1928年,施在斯坦福大学取得了历史学硕士学位。为坚持美国是帝国主义的观点,施与一向赏识他的美国导师发生冲突,以致他花费三年心血的硕士论文《孙中山评传》的出版计划被取消。1929年秋施赴苏联学习后,李道煊担任美共中央中国局书记。不久,李道煊被捕,张报接任书记。施、徐永?、张报等在美国进行的革命活动,引起国民党当局的注意。1929年七八月,国民党政府接连颁布“训令”,“严缉留美学生徐永?等”。8月24日,北平公安局转发此令时,附国民党中宣部函,称:“其主持人徐永?等,以国家派遣留学生而胆敢公然反动,实属不法至极。”随后,徐永?、冀朝鼎等人的清华官费和回国路费被教育部取消。
    1930年施回国后,先在中共中央翻译科工作,后被派到香港海员工会工作,不久被捕。经广东省委营救出狱后,施转到北方做工运工作,先后担任河北省委宣传部部长、省委书记。施在河北艺专以教书做掩护,开展革命工作。1933年冬,施不幸被捕,1934年初在南京雨花台壮烈牺牲,年仅34岁。
    (二)
    美共中央中国局是一个受三重领导的中共海外组织,表面上接受美共中央的领导,实际上为中共服务,而最终又要听命于共产国际。美共中央中国局的党员除接受美共中央的直接领导以外,还要参加美共党内的活动,甚至卷入其党内斗争。
    美共中央中国局成立后,曾支持古巴和中美洲的革命运动。1928年12月,施被美共派往古巴,帮助那里的中国同志开展工作,并介绍他们加入古巴共产党。古共与美共曾打算派一些中国同志到中南美洲去开展工作。中国局和拉美、加拿大及东南亚的中共党员也有密切联系,并和欧洲的中国支部经常互相支援。
    抗战期间,美共声援和支持中共的抗日活动。美共机关报《工人日报》发表《面对事实》一文,呼吁“制止法西斯侵略者”,号召美国工人阶级 “拒绝替日运载任何货物,特别是军事原料”“抵制一切日货”“给予中国以直接的帮助:医药、人员、食品、衣服和购买军火及其他用品的现款”。美共中央多次组织盛大的援华群众大会和包围日本外交代表机构的示威游行。1938年,加共和美共派遣以白求恩为首的医疗队来华援助抗日。解放战争期间,美共在国内开展“不许干涉中国”的群众运动,时任美共总书记福斯特还强烈谴责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煽动内战的政策,并要求撤掉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的职务。此外,美共还派党员来华工作,如迈克斯·格兰尼奇夫妇、李敦白、玛尼亚·吕思·艾琳等。他们都为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作出了贡献。
    美共中央中国局重要领导人冀朝鼎,对副总统华莱士等美国高级官员也有积极的影响。冀朝鼎1924年赴美,1928年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后又参加了中共出席共产国际六大的代表团,接着调任中国驻赤色职工国际代表邓中夏的秘书兼翻译。1929年,冀朝鼎又被派赴美国,参加美共《工人日报》和美共中央中国局工作,同时继续攻读经济学,获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得到著名学者李约瑟的高度称赞。冀朝鼎在美期间结识了美国财政部货币研究室的柯弗兰,并发展他加入了美国共产党。柯弗兰将冀朝鼎介绍给美国财政部的经济学家,其中包括罗斯福的助手居里等人。他们将冀朝鼎的意见作为对华政策的依据。1941年初,冀朝鼎离美回国做地下工作。1944年6月,美国总统罗斯福派副总统华莱士访华,冀朝鼎全程陪同。其间,他向华莱士提供了许多国民党政府贪污腐败的真实情况。华莱士回国后,公开讲话批评蒋介石,在国际上影响很大。
    对于美共的支持,中共非常感激。1937年6月,毛泽东在给时任美共总书记白劳德的信中写道:“美国共产党和美国人民大众是深切关心着中国的反日斗争,而且多方援助我们。这使我们感觉到,我们的斗争绝不是孤立的,我们从国外得到英勇的援助。同时我们觉得,当我们获得胜利的时候,这胜利会给美国人民的解放斗争以很多帮助。”
    1943年6月,共产国际正式解散。1944年5月,美共十二大宣布解散美共,成立共产主义政治协会,美共中央中国局也停止活动。1945年7月,随着福斯特发动的反对白劳德的斗争取得胜利,美国共产党重新建立,美共中央中国局也于年底恢复。
    共产国际解散后,中共中央南方局和美共中央中国局建立了更直接的联系。由于当时国内环境不理想,南方局准备将毛泽东著作拿到美国翻译。1945年4月至11月,董必武以中共代表身份参加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成立大会并广泛接触美国各界。董必武交给徐永?一批毛泽东著作,让美共中央中国局组织翻译审订。董必武同时指示,为办好《美洲华侨日报》,需要一个小组研究时事和为《美洲华侨日报》撰写社论和文章。每个星期五晚上,几个人到徐永?家开会。徐永?是召集人,与会者包括唐明照、杨刚、赖亚力、徐鸣等人,定期在徐永?家召开会议,商谈包括翻译这些著作在内的各项工作,直到1946年10月徐永?回国 (唐明照接任中国局书记)。1948年,陈翰笙来到美国,带来第二批毛泽东著作。
    因为每个星期五都要开会,大家就叫它Fri-dayClub(星期五俱乐部),它负责跟国内联络,贯彻中央指示。FridayClub逐渐成为一个讨论中共在美各方面工作的领导机构。1948年杨刚回国在西柏坡向周恩来汇报时说起 FridayClub,周恩来听后说:“那叫什么名称,其实就是‘中共在美工作领导小组’嘛。”在美共中央中国局正式名称存在的同时,它实际上更具有“中共在美工作领导小组”的身份。
    1950年代初,美共中央中国局成员均返回祖国参加建设,中国局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宣布解散。美共中央中国局成员中有相当一部分后来成为新中国外交事业的骨干,为新中国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徐永?曾任外交部美澳司司长,余光生曾任铁道部副部长,唐明照曾任外交部专员、中国首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冀朝鼎曾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委员兼计划局副局长,罗静宜曾任中央外贸局联络处处长,等等。
    旅美中国共产党人所建立的美共中央中国局的活动虽然鲜为人知,人数也不多,但对中国革命所做的贡献是独特的。他们不仅领导和参加了当地华侨华人的左翼运动,而且在抗日战争至解放战争时期的国际统一战线工作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作用。 (摘自《党史博览》何立波)□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