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被历史遗忘的高浩平之死

2011-01-11 00:00  来源:党史博览  作者:高德明  共有评论

    1978-1981年,本文作者曾具体负责空军林彪案件的清查与审判工作。在此期间,经手办理了一些较有影响的“文革”案件,其中就包括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原副主任高浩平之死的案件。事件已过去多年,真相已渐模糊。《党史博览》刊高德明的文章,通过案件内幕的披露仍然引发着一些思考。

    高浩平其人

    高浩平不算什么大人物,经历却不平凡。他1917年出生在河北省新河县的一个农村,1938年参军,1943年就在太岳军分区十六团任政治处主任。以后在国民党企图袭击延安时,高浩平所在部队调到陕北,改编为新四旅,负责保卫延安。解放战争期间,新四旅成为彭德怀指挥的第一野战军第二兵团第六军第十七师,高浩平任政治部主任。

    1955年全军授衔时,高浩平被授予大校军衔。空军组建时,高浩平作为优秀干部调到空军。1957年高浩平任上海空四军政治部主任。 1959年6月高浩平调任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副主任。
    高浩平进步很快,但感情经历却较为曲折。原先经组织介绍,他与空二十五师一位摄影员结婚,两人感情很好。20世纪60年代,组织上突然告诉高浩平:“你老婆有严重政治问题,是地主,要开除党籍,你应该与她离婚。”高浩平的组织观念很强,他把自己的存折等贵重物品都给了女方,两人在南京办了离婚手续,并不再来往。之后,经上海市委调查部部长方柏春托人帮助,高浩平认识了当时在上海市第十六中学任教导主任的康梅兰。康梅兰的家庭、政治历史都很好,又是共产党员。双方印象都很好,于1965年6月结婚。康梅兰随军调到南京第二十五中学任教导副主任,家庭美满。可是,幸福生活没过多久,就遭遇到“文化大革命”的劫难。
    高浩平被卷入“文化大革命”运动
    说起高浩平的“文革”经历,首先要介绍一下时任南京军区空军政委的江腾蛟。
    1967年7月,毛泽东到武汉巡视“文革”运动。当时,陈再道是武汉军区司令员。毛泽东号召军队介入“文化大革命”,陈再道和武汉军区政委钟汉华带领军区部队支持了以老党员、老工人、老干部占绝大多数的“真正的左派”,但中央文革小组指责陈再道等犯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错误,结果激起“七二O”事件。毛泽东对时任武汉军区空军负责人的刘丰说:“我原来是想保陈再道的,现在弄成这样,我还怎么保啊!”一句话,决定了陈再道的政治命运。
    江腾蛟到武汉从刘丰处得知这一情况后,便动了心机: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在延安反毛泽东是出了名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压制造反派,发展下去也会像陈再道一样被打倒。于是,他回到南京后,就示意负责“支左”工作的高浩平,要支持军队、地方一部分群众造许世友的反。此次造反,一下子改变了高浩平的命运。
    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是许世友的老部下,他反对江腾蛟造许世友的反。随着“文革”的深入,空军内部渐成两派。在空军党委第十一次全会上,聂凤智还与刘震、成钧、曹里怀、王辉球等一起,批评了空军司令员吴法宪的错误,结果被林彪等认为是“有野心”、“想夺权”,属于“反党”性质。而江腾蛟先探听到情况,又站到了保护吴法宪的所谓“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一边。这样,南空机关就弄成了打倒聂的一派,拥护江的一派,身为政治部副主任的高浩平因工作关系,站在当时所谓“正确路线”一派。
    许世友想不通,带了警卫营进了大别山,进入了战时指挥所准备“打游击”。毛泽东在上
海闻讯,急派张春桥把许世友请到上海,好言安慰,并委以苏浙皖三省党政军领导的大权,并迅速免去江腾蛟南空政委的职务。后来,毛泽东在进一步弄清情况后,还留下“此人不可重用”的话。由此,江腾蛟逃到北京等待分配,但很快得到林彪的庇护,担任了空军政治部党委书记。高浩平和当时任南空政治部主任的王绍渊则成了替罪羊,在南京受到了轮番批斗。
    当时,高浩平没有被罢官,只是和王绍渊一起被调到北京参加“路线学习班”作检查。不久,王绍渊从学习班提升为兰州军区空军副政委,由正军级升到副兵团级。高浩平则成了“现行反革命”,被关押到江腾蛟主持工作的空军政治部地下室内,很快被折磨致死。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具体负责空军林彪案件的清查审判工作时,从没有看到过有关高浩平的材料。因为在1969年林彪被定为毛泽东的接班人,载入中共九大党章之前,高浩平虽已去世,但依然被定成是“在第十次路线斗争中犯有严重错误”的人,并继续受到批判。
    “文革”后期,江腾蛟、王绍渊、高浩平被划为一派,说高浩平是紧跟江腾蛟反对许世友的造反派,是“林彪线上的人”。
    说江腾蛟是“林彪线上的人”没错,但说高浩平是“林彪线上的人”,实在冤枉。江腾蛟原是上海空四军政委,高浩平曾在空四军当过政治部主任,要说有关系也是有过一段工作关系。两人共事时间并不长,高浩平很早就调任南空政治部副主任,江腾蛟后来才到南空当政委。从历史上说,高浩平是八路军陈赓的部下,以后到第一野战军,和林彪素无渊源。江腾蛟是新四军第四支队高敬亭司令部的译电员,以后到东北成了一个军分区的政治部主任。“文革”前,林彪到上海养病,叶群、吴法宪在江苏太仓沙溪公社洪泾大队搞“四清”。江腾蛟百般巴结,取得了林彪的信任。“文革”开始后,林彪、叶群把儿子和女儿交给江腾蛟照顾,江腾蛟从此运气大转。毛泽东撤了江腾蛟的职务后,江腾蛟投奔林彪、叶群。林彪想让江腾蛟担任空军政治部主任,又怕毛泽东不批准,只好让他担任不须经毛泽东签批的空军政治部党委书记。很快,江腾蛟参加了林立果的“小舰队”。林立果就是以让江腾蛟当空军司令员的许愿,拉其谋害毛泽东。
    高浩平真的是“林彪线上的人”吗
    高浩平和江腾蛟如果都是 “林彪线上的人”,为什么林彪、吴法宪只保江腾蛟等人,却把高浩平当成敌人关押起来,并在江腾蛟的眼皮底下折磨致死呢?
    我问了在空军政治部的许多知情人,弄清了一个大概。
    空军纪委原专职委员惠自华,当时没有被打倒,在空政任干部部副部长,他说:“高浩平当时就关押在政治部的地下室内,身体不好,看管他的都是从外地部队调来的人,不知他是什么问题,不敢问。”
    空军原政委王辉球在林彪事件之后,明确说“高浩平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没有“现行反革命”等重大问题。
    2002年,我离休后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住在北京干休所的南空政治部原主任王绍渊。王绍渊是政治部主任,也是高浩平的直接领导,理所当然是重要的知情人。我以前也认识他,他知道我是空军纪委管过清查林彪案件的,自然实话实说。王绍渊说:
    “和高浩平一起工作,感到他遇事认真负责。当时分工他管‘三支两军’工作,但他只是一位副主任,大事还要请示政委、主任。‘文革’开始,我们都很胆小谨慎,怕犯错误。空军第三高专(后改为空军气象学院)一部分学生和南空政治部文工团的一些造反派提出要抓许世友,我们不敢表态支持。江腾蛟的指示我们也不完全相信,没有‘不理解也要执行’……”
    “后来吴法宪从北京打电话给我们,说林副主席都已经表态了,要支持群众造许世友的反。你们为什么不表态?这样,我和高浩平才支持群众冲击大军区,冲击了许世友。后来毛主席保了许世友,我们遭批斗,又调北京进学习班检查错误。我检讨说:自己水平低,怕犯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错误,支持了一些人造许司令的反,干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高浩平被关起来之后,我也感到奇怪,觉得他没什么责任,便问当时实际主持空军政治部工作的副主任任学耀:‘高浩平有什么问题?’任学耀告诉我:高浩平在学习班说了实话,说是‘吴司令打了电话讲,林副主席都表态了,要支持群众造许世友的反,你们还不表态?所以我们犯了错误……’周宇驰一听很紧张,马上说:‘你诬蔑副统帅,诬蔑陷害吴司令,你是现行反革命……’就这样,高浩平被隔离审查,被关进了空政机关地下室……”
    查看接替南空司令员职务的刘懋功写的回忆文章:“吴法宪曾对我说,江、王、高反大军区许司令,已把他们关起来了。后来我知道真正关起来的就只有高浩平。”
    这样一来,事情就很清楚,高浩平泄露了林彪、吴法宪幕后指使反许世友并怕毛泽东知晓的不可告人的秘密,犯了大忌。周宇驰是林彪、叶群的亲信,是林立果的“小舰队”主要成员,当时是“空司造反队”的队长,后来成为林立果“联合舰队”的“参谋长”,是“571工程纪要”的制订者,吴法宪、江腾蛟都要让他三分。他说高浩平是现行反革命分子,江腾蛟即使没有想杀人灭口的意思,但把高浩平隔离起来,也算是他们的最佳选择。
    由于认定“江、王、高”是一起反许世友的,所以高浩平死了以后,似乎并没有人同情。
    高浩平遗孀康梅兰1986年患癌症去世之前,曾申诉高浩平是被林彪、吴法宪一伙害死的,要求定为烈士,但没有人理睬。她妹妹康银兰在姐姐去世之后,曾带着高浩平的孩子到北京找到任学耀。任学耀热情接待了他们,说“高浩平没有问题,是人民内部矛盾”。可是任学耀因跟着吴法宪犯了错误下台了,也受到批判审查。王绍渊也因为自己的问题,受到处分,已经离休。他们都自身难保,更谈不上顾及高浩平的事情了。
    随着岁月流逝,王绍渊、任学耀都先后去世。周宇驰早已在林彪事件当天,叛逃未遂自杀身亡。江腾蛟也因追随林立果企图谋害毛泽东遭到惩处。高浩平人生便留下一个悲凉的结局。□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